设置
书页

第五五三章 女帝真迹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阅读

  “卧……算了,要文明。”

  看着枯老魔献宝似的捧着那本黑皮小册子,洪小宝废了好大的劲才忍住没骂出口,转而喊了一声殷老魔:“老头老头,快出来看啊,你的孝子贤孙来了!”

  “又咋了?不是说了,没什么事就不要打扰老夫吗?”殷老魔应声出现,骂骂咧咧的。

  洪小宝一头黑线,貌似每次都是你冷不丁冒头的吧?

  这边老头已经看到了枯老魔手中的小册子了,奇道:“《九幽阵法总纲》?什么鬼?老夫何时写过什么狗屁总纲了?”忽然“咦”的一声,“哦,董,原来是他,难怪……”

  有八卦!

  洪小宝连忙竖起耳朵:“他?还是她?谁啊?”

  这死老头吧,就是一部活着的史书……哦,应该是死剩个鬼魂的史书。自从听枯老魔吹了一通他开辟黄泉、力退龙宫的事迹之后,洪小宝对他当年那些光辉史老有兴趣了。要是能八出一点风流情史来,那就更妙了!

  殷老魔开启了回忆杀模式,半晌才轻笑道:“一个爱玩火的小鬼头。”

  “说说呗?是不是你那什么……十二……逆天……魔神之一?”

  “是十二都天魔将。”

  “一个名字而已嘛,不要在意细节啦!”

  “没大没小!”殷老魔骂了一句才道:“十二都天魔将属于另一个体系,当年老夫麾下能人无数,又岂止十二都天魔将而已?”

  “那这个董是什么体系?他叫董什么?”洪小宝连忙问。

  “他就叫董,一个字,乃十殿之一,排行老七。”

  “十殿?哪十殿?”

  “嘿嘿……”殷老魔忽然闭口不言,笑了笑道:“小孩子还是别问那么多,对你没好处。”

  “哇靠,死老头不带你这样啊!说话留一半,不怕断舌头吼?”洪小宝骂道。

  “断舌头那是小六的最爱,老夫却不好这一口。”

  “小六又是哪个……额,别转移话题啊,妈蛋!”

  “好了,先不说这个。”

  殷老魔打断道:“总纲你爱看不看,不过这本书本身倒是好东西,先拿下吧,到时老夫再教你怎么用。”说完又没声息了。

  这两天他都这样,也不知道和碧溪那老乌龟躲在洞府里搞啥。

  “喂、喂!老头!死老头……哔哔哔!”洪小宝叫了几声没回应,只气得破口大骂。

  这时,枯老魔仍在巴拉巴拉的安利着那本小册子:“此书当年乃酆都第七殿之主的随身法宝,后来酆都分崩离析,殿主不忍九幽祖师绝学失传,便在弥留之际将九幽阵法总纲记载于册。几经辗转,最后落在我无妄一脉的祖师爷手上,并以此建立了无妄城……”

  洪小宝想着死老头不说,那这老家伙多少知道点吧?于是连忙支起耳朵。

  结果听了半天,却发现他对那十殿、董以及酆都为何解散等等只字不提,只是一味胡吹无妄城的光辉历史,便不耐烦道:“不就是个破总纲么,有什么好嘚瑟的?我看看……”说着劈手将那本书拿了过来。

  枯老魔始料不及,顿时惊叫一声:“别打开!”

  可是晚了,洪小宝已经打开了。

  一翻开书页,忽然一股恐怖的气息扑面而来,霎时间,洪小宝就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一般,无数幻象纷至沓来。

  尸山!

  血海!

  白骨!

  冤魂!

  黄泉荡荡,无数厉鬼在海里浮沉。岸边有很多衙役打扮的人……应该是人吧,不停地捞起海里的厉鬼海,然后上刀山、下油锅、拔舌头、勾脊椎……

  惨叫!

  哭嚎!

  求饶!

  求死!

  各种声音,不绝于耳,活脱脱的人间地狱景象,太逼真、太恐怖了,洪小宝甚至分不清,那到底是幻象,还是真实的世界。

  忽然一个衙役抬手一抓:“既然来了,那便一起煮了吧!”

  嗤——!

  下一瞬间,洪小宝就忽然发现自己已经被架在了油锅上,紧接着两眼一翻,就很干脆的晕了过去。

  当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只感到浑身酸软,手足无力,仿佛身体被掏空,神念更是萎靡不振,脑袋疼得像是要裂开了似的。

  “哟,醒啦?”还没睁开眼睛,脑海中就响起了殷老魔的声音。

  “我这是……怎么了?”洪小宝呻吟了一声。

  “差点被阴阳册吸成了人干而已,不碍事。”殷老魔戏谑道。

  “阴、阴阳册?”

  “就是那黑皮书,嘿嘿……”殷老魔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白天忘了跟你说,那本书,可是正儿八经的地阶法宝,以你现在的修为,连看一眼的资格都没有。”

  闻言,洪小宝整张脸都黑了,死老头你是故意的吧?一定是故意的吧!不带这么坑人的啊!

  “总之先想办法拿到手吧,到时候老夫再教你怎么用。”殷老魔叮嘱道。

  “……”洪小宝想骂人。

  可是还没开口,忽然一阵晕眩袭来,他又很干脆的晕了。

  朦胧中,他感到自己飞了起来,一会儿飞这,一会儿飞那,飘忽不定。

  每到一处地方,都会有强烈的灵气波动传来,伴随着阵阵的妖兽嘶吼,有时候是陆生的妖兽,有时候是水妖,也有时候是植兽,仿佛战斗得很激烈。

  有时候又会感觉到有一些冰凉的液体在嘴里流淌,很苦,很冷,冷得牙齿都发麻。模模糊糊之中,洪小宝隐约知道那些都是滋养神魂的药物。

  如此过了不知多久,当他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脑中依旧昏昏沉沉的,但比先前好多了。然后一张开眼,他就见到枯老魔那张菊花脸出现在眼前。

  “孩砸,你终于醒了!”

  见他醒来,枯老魔明显松了一口气,皱成一团的菊花脸都开了。随后捏着洪小宝鼻子,把碗里剩下的药液灌了进去,这才放下碗道:“感觉如何?”

  “还行。”

  药液虽难喝,可是下了肚之后,却化作一股清流滋润着神魂,洪小宝顿时感觉好受多了,随后看了一眼枯老魔,不由心下一动。

  只见这老家伙满脸的疲惫,身上的斗篷血迹斑斑,也不知道是妖兽的还是他自己的。手里端着个精致的瓷碗,碗里装着一些墨绿色的液体,正往自己嘴里灌。边上横七竖八的躺着一些妖兽的尸体,鸟兽虫鱼都有,另外还有一些灵药,全都是恢复神念方面的。

  不过洪小宝没说什么,只是问了一句:“我昏迷了多久?”

  “半个月了。”枯老魔轻叹一声,笑了笑,又安慰道:“不过没事了,醒来就好,醒来就好……”

  “十五天……”

  洪小宝不由一阵哽咽。

  天啦噜!

  就看了一眼而已,居然昏迷了十五天!要是多看几眼,那岂不得魂飞魄散?

  回想当时那一口油锅,洪小宝至今仿佛还能闻到那股焦灼味。不过到这时,他也知道那本小黑皮的厉害了,再也不敢轻视半分。

  随后检查了一番,洪小宝更加哽咽了。

  身体倒是没啥事,只是神魂却伤得有点厉害,几乎缩水了一半。

  神魂这东西吧,在玄圣境之前都是看不见摸不着却真实存在的玩意。它不比肉身,一旦受伤,轻则昏迷,重则神志失常,甚至有可能变成植物人——就跟脑震荡差不多。

  说实话,要不是枯老魔这段日子四处找灵药来灌,洪小宝估计自己能不能醒来都是两说。

  不过幸好,他的底子够好,神念本就比同阶修士强出数倍之多,本身又精通医理,如今一清醒过来,就可以自行治疗了。

  随后,洪小宝便开出一个药方让枯老魔去“抓药”。因为要新鲜的,于是枯老魔又是一阵东奔西跑。

  这日正熬着药汤,枯老魔忽然拿出一幅卷轴丢过来,让洪小宝对着卷轴上的图画打坐冥想。

  “什么来的?”洪小宝随口问了一句。

  “九幽冥想图,能助你修复神魂。”枯老魔答道,同时传了一段口诀。

  他说这卷轴是无妄城的初代祖师爷从九幽阵法总纲里拓印下来的冥想图,乃魔门至宝,还说什么不破不立,如今正是锤炼神念的大好时机等等。

  洪小宝一听到“九幽”两个字,顿时就有种不好的预感。

  然后打开一看,果然!

  只见上面画着一个白骨王座,殷老魔支起右腿端坐其上,右手搭在右膝盖,左手支着左侧脑门作假寐状。王座下面,却是白骨铺就的台阶,鲜血染红的殿堂,无数冤魂鬼手从地下伸出,仿佛想要抓住些什么。别说,乍一看去还真挺有气势的。

  但这不是九幽冥想图,这是九幽怨念图!

  洪小宝看了一眼,怨念值瞬间爆表了,直接扔一旁:“破图,不练!”

  忽然想到这几日来,老家伙东奔西跑也是不容易的,倒是有些于心不忍,于是轻叹一声,放软口气道:“老家伙,其实不是我不想练,问题是……你想我快点恢复,好歹也拿点好货色啊,这破图说真的……呵呵……”

  枯老魔也不生气,只是呵呵笑道:“小子,你莫要小看此图,此图乃第七殿主董的真迹,画上之人,乃当年魔道祖师本尊,冥想效果比之佛门的《万佛朝宗图》有过之而无不及,吧啦吧啦吧啦……”

  “但是我以前好像见过这幅图,比你这幅更好、更传神。”洪小宝打断道。

  “胡说!七殿主真迹,天上地下独此一份,你怎么可能会见过?”

  “真的,骗谁也不敢骗您啊!”洪小宝振振有词,“再说了,我见过的那幅,也不一定是出自七殿主之手啊。”

  好像有点道理,枯老魔奇道:“那你是何时、哪里见过的?”

  “小时候,大概也就十三四年前吧,在宫里。”洪小宝一本正经道。

  “宫里?”

  “咦,你不知道吗?我是赤云国九皇子。”

  “……”枯老魔一下子就不说话了,原来是世俗界的皇宫啊,吓老夫一跳,还以为是隐龙宫或者帝君宫呢。

  结果又听到洪小宝补充了一句:“母后说那是她的嫁妆,画中之人比你这幅传神多了,跟真的一样。哦对了,下面还盖着个印,好像是……”

  “是?”

  “什么宫什么鸾来着……”

  “什么宫什么鸾?”

  “我想想,隔太久了,记得不太清晰……”洪小宝支吾着,心下却偷偷大喊一声:“碧溪,出来!”

  “主人,有何吩咐?”碧溪马上回道。

  “我姥姥……就是女帝的帝印长啥样来着,你见过没?”

  一滴冷汗,顺着碧溪的滴了下来。

  主人怎么忽然问起了这个?不会是要封印我吧?不会啊,我近日一直在忙着改造洞府,连祖师都夸我勤奋乖巧又上进了,没犯错啊,干嘛要封印我?

  “快说呀。”洪小宝催促道道。

  又一滴冷汗。

  “不说我去问老头了。”

  “别!这种小事就不必惊动祖师啦,呵呵呵……”碧溪吓了一跳。

  帝印,它当然是见过的,还很熟悉——在碧落梭罗的树身上,其实就盖着一个帝印,它看了五千年了都,也被压了五千年,能不熟悉么?于是连忙传过来一道意念。

  “谢了,回头请你吃饭。”洪小宝随口道。

  “谢、谢主人!”碧溪受宠若惊。

  “不客气。”

  打发掉那洞府龟,洪小宝回头装出一副“我想起来了”的样子,然后伸手在地上画了一个印。

  “大概是这样的……”

  上面一口锅,下面一块板,代表天圆地方,中间一只小鸟(其实是凤凰),刚好组成一个“鸾”字,底下有神文横着三个字,从右至左:帝君宫。

  若是忽略那拙劣的画技,倒是可以看出有一种“天上地下,唯吾独尊”的气势。

  “这、这……这是……”枯老魔吓了一大跳。他指着“帝君宫”三个字,眼睛瞪得老大了:“你、你确定是这三个字?”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洪小宝脸不红心不跳。

  于是枯老魔又不说话了。

  女帝真迹!

  居然是女帝真迹!

  相比之下,七殿主的手迹,算个毛毛灰哦?人家可是跟魔道祖师同级别的大神!

  夭寿嘞!

  她母后到底什么来头啊,居然有女帝真迹做嫁妆?还有还有,老夫居然绑了帝君宫的后人当徒弟,要是让女帝知道,会不会撕了老夫啊?

  心好慌,咋办?

  可是看了一眼洪小宝,他忽然又觉得这小子有可能是在瞎掰。

  毕竟那可是女帝的真迹,就算赤云国的背后有帝君宫的影子,那也不是一个世俗界的皇后所能拥有的啊——或者换个角度更容易理解:拥有女帝真迹的人,怎么可能嫁到世俗界去?

  于是摇头道:“我不信。”

  “爱信不信。”洪小宝叹了口气。

  “除非你能证明。”枯老魔又道。

  “图不在身边,怎么证明?我又不会丹青。”洪小宝笑了。

  “老夫子有办法。”枯老魔说着忽然伸出一根手指点在他的眉心,同时吩咐道:“你尽力回想那画中之人到底什么的模样,老夫自会知晓。”

  “我说,老家伙你不会是想对我使用什么搜魂大法之类的阴招吧?”洪小宝胆战心惊的问。

  “你是老夫挑好的传人,疼你还来不及呢,又怎么舍得搜你魂?不过是他心通而已,一个小法术,不会伤害到你的,放心吧。”枯老魔笑道。

  “那行吧……”

  于是洪小宝盯着那副九幽冥想图,脑中却开始回想起殷老头的模样,然后想象殷老头坐在那白骨椅子上假寐。

  半晌,枯老魔忽然“咦”的一声,皱了皱眉,似乎有些不解。紧接着,他便“见到”洪小宝脑海中的画面忽然一变。

  白骨王座不见了,尸山血海也不见了,变成了一片漆黑的虚空,只有一个殷老魔昂首而立,嘴角挂着一缕若有若无的冷笑,仿佛在说:白痴!

  嗯,这是老头最常摆的pose。

  尤其是在他吐槽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的时候,冷笑更是会变成毫不掩饰的讥讽。

  “唰”的一下,枯老魔的冷汗就忽然下来了。

  “果、果然!”

  他触电了似的松开手,忽然重重跪倒在洪小宝面前,当场来了一个五体投地大礼,口中高呼一声:“不肖弟子枯木,拜见九幽祖师!”

  请:m.022003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阅读